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噬辰经 第五十五章 打算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5:30

噬辰经 第五十五章 打算

任悠梦靠在夜左的身上,她觉得夜左的身体冰冰凉凉的,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温暖。夜左无论是什么季节,他和身上的衣服总是那么单薄,夜左只有外出的时候才形式地穿一身狐皮衣,大多时候夜左都是穿着皮衣的。

虽然夜左的身体没有那么温暖,但是任悠梦已经很满足了,她已经很久没有那么安心地靠在别人的怀里了。在皇室中任悠梦从来都没有彻底相信过一个人,她觉得每一个人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奇怪的味道,感觉每一次被别人看的时候都会被别人砍掉一块肉似的。

夜左虽然是柳岩城那样“黑城”的城主,但是夜左看别人的目光却从来都不带那种色眯眯的感觉,也许是夜左一开始就在柳岩城习惯了那种生活吧。

夜左看着任悠梦安静地躺在了自己的怀中,他只是静静地笑了一声,也许任悠梦真的压抑她自己压抑了很久了。

“看你在家族中带的也挺无聊的,不如明天带你出去走走吧。”

夜左笑着说道,夜左这几天在冥殿也挺累的,真巧最近没有什么事,任悠梦又在这个附家呆了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出去,她应该都闷坏了。要知道皇朝那么紧的看守任悠梦都能从那里离开,在附家的看守远不如皇朝的森严。仅凭附天侯和附朵儿是不可能拦住任悠梦的,现在是附朵儿真的不想离开这里。

夜左的话她是听了,但是在保证听夜左话的同时,她同样失去了自由,从一开始到现在,任悠梦从没有踏出家族一步。

“要带我出去吗!”

任悠梦忽然来了精神,她从夜左的怀中站起来,然后开心地在屋顶上跳了一下,夜左看得出她是真的很想出去。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夜左笑着摇了摇头,刚准备从屋顶上站起来,可是就在这时任悠梦忽然向夜左扑了过来,然后紧紧地搂住了夜左的脖子,夜左一不小心没有站稳,直接被任悠梦按倒在了地上,在夜左的胸口上,两团青涩的柔软挤压在了夜左的身体上。

夜左虽然见过的女人多了去了,但是像任悠梦这样的女子夜左还第一见,她的性格实在是太丰富了,伤感的时候很伤感,活泼的时候很活泼,有时候会肆无忌惮的干一些傻事,这样的女孩真是少见啊。

夜左轻轻地拦住了任悠梦的后背然后慢慢地把她扶了起来。任悠梦老实地坐在夜左的身边,满脸期待地看着夜左,她是多么想听一听夜左说一下关于明天的日程安排。但是夜左却迟迟什么都没有。

夜左觉得任悠梦变得实在是太快了,刚刚还满是伤感地看着砖头,现在一听夜左说带她出去她便忘了之前所有烦心的事情。

稍微和任悠梦闲聊了几句,任悠梦看起来有些困意了,最后她慢慢地倒在了夜左的怀里然后睡着了。夜左慢慢地把任悠梦从自己的身上放到屋顶的砖瓦上。夜左不喜欢自己身边躺着一个女人。可是看着任悠梦略微地有些发抖,看样子是有点冷了,夜左又有些过意不去,他又慢慢地把任悠梦扶到了自己的身上。

这种姿势夜左是不可能睡着的,其实夜左入睡非常困难,毕竟是七年都几乎没有睡过觉的人,越是刻意地想去睡觉就越是睡不着。

“呵呵,看来你对这个姑娘你有些意思啊。”

在灵台处,冥皇对夜左说道,他的语气听起来明显就是在挑衅夜左。

“和我能走下去的女子一定是夜氏的女子,和家族的复兴比起来,我的个人爱情算不了什么,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喜欢上一个不是夜氏的人。”

夜左的语气虽然坚决,但是他这句话自己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心虚。夜氏的人可能真的已经不存在了,夜左如果不赶快地打开第六道鬼门的话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忽然毒发了。对于夜左体内的蝎毒,冥皇也表示无奈。

冥界的人都有把帝王蝎的蝎毒注射到自己体内的习惯,但是他们注射的帝王蝎的蝎毒都没有夜左那么强,那么多。玄灵境的帝王蝎在世间几乎屈指可数,即使有人得到了它也不敢轻易地使用帝王蝎的蝎毒。

像夜左这种情况能活下来那么久就已经不错了。

夜左口中虽是那么说,但是他真的想什么都不管。家族复兴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了,夜左有时候真的想过一段平凡的生活,就像自己现在这样,静静地什么事都不干,能够安心地睡一觉就不错了。

夜左慢慢脱下上身的黑色皮衣然后盖在了任悠梦的身上,而夜左的上身却一件衣服都没有穿。在抑云帝国的晚上温度会骤降,夜左没有穿上衣却没有感觉到寒冷,月夜下,夜左唯一冷的地方就是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中始终闪着寒光,他自己本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杀人根本不眨眼睛。但是夜左最近不再用那么高的姿态和别人交流的时候,夜左发现其实自己所认知的人类只是人类的一小部分。

友情,亲情。

这些夜左从未体验过的东西在夜左的面前一一呈现,夜左觉得自己曾经杀死的那些人也有过这些,只是面临敌人的那一刻,他们不得不漏出自己“不是人”的一面。

“第一次看到你的眼睛我真的以为你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就像那个冥帝一样。不过在你的内心深处,你还是渴望能和一个正常的人一样吧。”

冥皇对夜左说道,他对夜左的内心非常明白。

夜左默默地听着,并没有回答,他慢慢地躺在楼顶的砖瓦上。这些砖瓦的做工其实并不好,很多地方坐上去都会感觉到明显的刺痛感。夜左对这一切都像不曾感觉到一样,他**着上身躺在楼顶上,静静地看着月亮。

夜左本想着安静地自己睡一个晚上,但是现在看来这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不过这对夜左来说其实算不来了什么。夜左毕竟从来都不睡觉的,少睡一晚上其实算不了什么。

就这样,夜左看着月亮一点一点地在空中移动着,直到东方的天空已经慢慢地变成了红色。

当附家的家族街道渐渐喧闹了起来,任悠梦才慢悠悠地从夜左的身上爬了起来,可是当他看到夜左什么都没有穿的上身时,她忽然从夜左的身上跳了起来,然后娇羞地红着脸冲着夜左说道:“你你你……你没有对我做什么吧!”

“嘘,小声点,楼下的人都看着呢。”夜左说着也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伸手把任悠梦身上的皮衣拿了下来然后简单地穿在了自己身上。

任悠梦听了夜左的话看了眼楼下,只见楼下已经围满了人正看向他们这边,当任悠梦的目光移到楼下的那一刻楼下的人都纷纷散开了,好像他们在这里只是简单的路过而已。

“放心吧,我还不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再说昨晚不论发生了什么都是你自愿的吧,我可没有提出什么无理的奇怪要求。”

夜左所说的当然就是昨晚任悠梦说的想让夜左抱一下她的要求,任悠梦不傻,她自然能听出夜左话中的意思。

任悠梦现在羞极了,她甚至不想承认自己昨晚脑袋一热想起来的事情。可是看着夜左那样玩味地看着自己,她的心里也很是不服。恐怕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在夜左的面前抬起头了,自己的脸面在夜左面前全部荡然无存了!

“准备好了就出发吧。”

夜左整理好了自己的上衣然后走到了房顶的边缘看着楼下行走的人群,在附天侯的房间门口,附天侯懒散地从屋里走了出来,只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的头上绑着一条厚厚的绷带,在绷带的中央明显还有一小滩血迹,这无非就是任悠梦昨晚的杰作。

“出发?出发去那里?”

任悠梦揉了揉眼睛,她好像还没有睡醒,对于她这样皇室娇样的女子来说一天要保证十一个小时的睡眠。虽然现在已经快要到中午了,任悠梦从晚上到现在也不过睡了八个小时。

“呵呵,你忘了吗,那好既然忘了那就算了。”

夜左说着就准备从房顶上离开。任悠梦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死死地拉住了夜左的胳膊:“别别别!夜左,我想起来了!你答应我要带我出去走走的!你不能反悔!”

“恩?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那就走吧。”

夜左挥挥手然后从楼顶上跳了下去,他的意思很简单,如果任悠梦不赶快跟上来的话那他就不带任悠梦去了。

任悠梦看到夜左不打招呼就离开了于是便急忙跟了上去。

夜左看着身后的任悠梦邪邪地一笑,想到最近的一次闲逛还是跟聆风一起去的,是时候该出去玩一番了。

任悠梦看着夜左离去的背影心中又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她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以什么姿态和夜左交流,她只能默默地跟在夜左的身后……

盘锦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宁波治疗盆腔炎费用
银川男科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