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逐日纪 第五十七回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9:27

逐日纪 第五十七回

;过往消散,

他与故人回归原地,继而寒风呼啸.

面前独眼人悲哀地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如同哭泣,是一幅可怜至极的凄惨模样,“我一家老小三十三口人……除我之外,无一幸存!那个男人……就是个喜爱折磨的疯子,口口声声说着什么拯救什么国家……其实就是个嗜血的疯子.”

隼足风则郑重的说道,“你很有实力,这点我认同,不过,永远也赢不了他.”连我也没有把握……赢他.

“后来……我才知道.”对方低声说道,“我儿子——”话音中带着责备之意.“——他死了.”

隼足风动容了,“我没有杀你儿子.况且……”况且我也不会对一个无辜的弱势者下手?算了吧,这只是个笑话.

对方悲凉望天,幽幽的一声叹息.

“是独尊.”他低下了头,一阵颤抖深入骨髓.

绩泽脸上血色褪尽,他持刀,刃上的轮廓闪耀荧动,寒意摄人,“动手吧.”

还是那把日月刀.可这气息竟阴沉的可怕,四散而出的杀气与当初相比更是判若两人.只见绩泽周遭寒流波动,随即便挥舞刀刃驾驭出一道弯刃寒气.

这招来得太快,隼足风径直被击中了,抵挡之下发现有股阴湿的寒气透骨而入.他不由的吃了一惊,这可不是单纯的体能武式.绩泽这家伙看来是为了对付独尊在法术上的修行方面下了苦工,仅仅用一年不到的时间就掌握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战备.

想来,仇恨绝对是令人费解的恐怖动力.

隼足风坚定的眯起眼睛,打起精神,本能的感觉到应付这个对手自己必须全力与赴!思索之下当即躬身遁步强攻直去,以指刺全力进攻.

然而奇妙的是,他骨刺所触之处居然发生破裂!对方的身体奇异的绽出蛛般的裂纹!配合着他的进攻在刹那间翛然如烟,紧接着这股雾气随意肆动,片刻便被弥漫的风雪装饰得轻薄!隼足风疑惑之中不忘左右顾看,却见不得绩泽的身影,猜想对方化雾而散,已无踪迹.

——糟糕了!相当棘手,是类似姚段那般鬼祟的隐秘技巧.

所幸隼足风曾在多次在脑中预想与姚段对战的状况,更在此刻迅速嫁接脑中所想,不禁想问自己,这种配合这种技巧大多会选择的进攻位置是?

——后面!!!!

转头一看,果然!绩泽悬凝于空,以最闲逸的动作在背后举刀砍来,其周遭幽幽光泽,压迫感十足.

隼足风以双臂做盾,硬憾抵挡之下,竟触觉有股寒流侵身而入僵化四肢,这股寒冷暂时还未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但久战之下这股如剧毒般的寒息恐怕就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巨大弱点了.

反撼之下,

实体仍在,

抓紧机会,顺势连进,没有间隔的疯狂连攻,然而几招下来忽而停歇了.只因隼足风自觉有愧,亦也不想杀他,

对方倒地,

只余下死一般的静寂.

绩泽以手掌强力止住呕血.“咳!咳!咳!”此刻,他面上带着种黯淡的死灰色,“你赢了.”

言毕

,一声狂吼,暴焊四起.

这让隼足风感到诡异,

因为比想象中的轻松许多.

他本能的感觉到,那个男人是故意那么做的.

是计略?报恩?还是施恩?亦或者只是单纯的放水?甚至可能是隐藏绝技对付独尊?

而后,他杀过密密层层的敌阵,听到了野人们的怒喝,野人们的恐喊,看到了满世界的红,利器的光影和身上的淋漓鲜血.

他只身置身于血的旋窝,有感自己如若如同天神降世,沸血畅然,杀无止境.

忽的,他嗅到了自己身上,“可悲”的味道.

“好!好!他们阻拦不了你多久.”蛮族之主在远处拍手,对着下属不只是故意还是偶然的唤出一阵迟钝的中洲语,“请她出来.”

围环又来,

隼足风对其的反应有所注意,不经起了打算,他懊恼的想,这些蛮人个个训练有素,虽然表面我杀光这只队伍看似轻而易举……可实际上,我余下的耐力恐怕无法支撑那么久……与其耗时相战不如……倒不如径直杀了这个首领!

思索间,四人以肩支架坐床,引出一个人.那人是位女性,黑色长发如瀑布办倒落,体态柔如绵体,格外惹眼.

隼足风则猛一呼吸,将空气摄入肺中,爆发之后冲开以兵刃围剿自己的人群,朝着蛮人的首领只取而去,

蛮族之主视若无睹,反对着另一个人下跪,“继承远古意志的神女,又要麻烦你了.”

很快,他所念叨之人就插足在隼足风的视野之内,其攻击来得更是迅雷不及掩耳,前一刻隼足风还站在疾奔冲刺,转眼间就要因为应付对手不得不竭力防御.

对方的攻势灵敏迅捷,两人缠斗一会之后便开始了角力,他们几乎脸贴着脸,手臂上的肌肉因发力而颤动,直至隼足风低吼一声以指骨刺将对方顶了回去.年轻的女人踉跄几步,竟鼓势再来,同时发出野兽般的狂唳,猛力加压,身手之快若如猎豹凶烈,猛地反将他扑倒在地.

隼足风依地以腿反扣,一手借力还身调转身子,另一只手则掐住她的脖子.应对招式的突然转变似乎让她措手不及,遂即便被制服了.她无力的仰面躺在冰凉刺骨的地面上,黑色的长发纷乱飘散,如同恐怖的尸骸.

隼足风紧紧的抓稳对方的咽喉,顿了顿,还是决定杀了她!正待他出力之时,对方对着他无由微笑,她的脸上隐约闪现出一丝亮色.也就在那个刹那,他的心融化了.一瞬间,也只是那一瞬间,他回复了本来的自己,年轻的自己,诚挚,懵懂.

“等等!”蛮族之主几近哀嚎,空洞怪诞且绝望,“别杀她!别杀她!别杀她!别杀她!别杀她!别杀她!”

忽而想起那个那个男人抚摸幼猫的温柔模样.内心深处隐隐感到说不清道不明的刺痛.他郁闷的驱走了这奇怪的感觉,并不断提醒自己只是个任人雇佣除此之外一无所有的刽子手而已.

隼足风眨了眨眼,“也可以.”这话让他自觉有些苦涩和无奈.

时间仿佛凝滞一般.片刻后喧闹争论四起,

他用鼻子深吸一口气,“都给我闭嘴!”压涩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试着抑制这些野人的蛮横与暴戾.

任由微风吹拂着他瘦削的脸庞,“她……你们口中所谓的神女,就是你们西北蛮族进攻北域引以为傲的绝密武器吗?”他低语似的说道,“身手敏捷,但……可不是我的对手呢.”

他摆出一个最为冷傲的表情,试着让所有人觉得自己看上去胜券在握.

“对了!我不是单指她一个.实际上,我要取你们在场所有人的性命,也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他这话自觉违心,却仍是坚持说完了,“看看那些地上的尸体和伤者.”说到这,他不由的停了一下,说出了一个刽子手的感悟.“看清楚!死亡要面对的痛苦.看清楚!死,就是死!”

“让死者火葬!带伤者去疗伤吧.”

“现在……我要你们在场所有人……全部归属于我.”他的话说完了,然而另一股与话语截然相反的血腥意识却在脑中尖啸,他这才恍然大悟,他的肉躯仍在微抖,仿佛本能的渴望着战斗.想到这,他不禁移动目光,才发现所谓的“神女”对着他微笑.

我是对的吗?隼足风不禁想.

他望着熊熊燃烧的雄伟建筑之边,骨甲头领此时此刻正咬着拇指,狠命思考着.而全副武装的其他人则选择交换眼神.最终都不约而同有所期待地望着他们的首领.很快,在群众的注视下那位首领便念叨出了一个让人期待的词语.

...

揭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通化性病医院
巴彦淖尔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揭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通化性病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