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混沌剑神 第两千两百四十八章 心生恨意

发布时间:2019-09-26 01:28:11

混沌剑神 第两千两百四十八章 心生恨意

韩信走后,白玉则是满脸崇拜的望着剑尘,或许是过度的激动和兴奋吧,使得她那一张美丽的面庞上尽是一片通红。

“小师弟...不,二师兄,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打败了文成,你这真是太厉害了,太了不起了。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白玉的二师兄。”白玉抱着剑尘的一条手臂满脸兴奋的说道,浑然没有注意到她这一抱之下,使得剑尘的左臂已经紧紧的压在她的双峰之上。

“二师兄,快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打败文成的,你可一定要教教我,让师妹我下次再看见文成之后,狠狠的揍他一顿。”白玉满脸希翼的望着剑尘,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充满了期待与渴求。

“小师妹你当时不正好站在擂台下嘛,我是怎么打败文成的,你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剑尘一脸苦笑道,颇有些尴尬的从白玉的怀中挣脱了自己被紧紧抱住的手臂。

而这时候,白玉也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这样抱着剑尘的手臂,已经在不经意间触碰到了女子的禁区,这让她俏脸微微一红,立即松开了剑尘的手臂,然后红着一张脸娇嗔道:“我不管,总之你要教我,我要学你控制光明圣力的技巧,不然....不然我就不让你走。”说着,白玉张开双臂挡在了剑尘的前面,看她那架势,倒还真有几分若不同意,就不让剑尘离去的势头。

看着白玉如此这般,剑尘一脸的无可奈何,道:“好好好,师兄一定竭尽所能的教你,白玉师妹,现在师兄要先去疗伤,你能不能先让师兄回去?”剑尘指了指胸口上被血染红的衣衫,然后目光随意的一瞥远方。

在那一处植物茂盛,杂草丛生的地方,飞云峰的大师兄卓峰正收敛着全身气息,借着杂草的掩饰悄然的站在那里,看着白玉和剑尘这般亲昵的举止,使得他那一张英俊的面庞上,已经布满了阴沉,看向剑尘的目光中,更是透露着一股很深的恨意和嫉妒。

“混蛋,文成这个废物,怎么会败在仅仅一色元丹修为的长阳手上。想我堂堂飞云峰大师兄,三色元丹修为,都被文成打的身受重创,可这文成遇到一色元丹修为的长阳,以他三色元丹的修为,反而还落败了。这岂不是说明我堂堂三色元丹修为,还远远不如一名一色元丹的光明圣力厉害?”

“这会让其他峰的师兄弟如何看我?”

卓峰越想越怒,脸色阴沉的可怕,拳头紧握,五指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刺入了肉中。

将他击溃的文成,最终竟然在擂台上,在众目睽睽之下败在了从未被他放在眼中的长阳手中,这对卓峰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巨大的讽刺和嘲笑。

在加上长阳在获得了辉煌的胜利之后,白玉对长阳展现出的那种依赖,这更是让卓峰胸中怒火中烧,使得他对剑尘,已经是心生恨意。

此刻,剑尘已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中,他将变得一片狼藉的洞府重新整理了番,又在门口重新布置了一个简易的低级阵法之后,便在洞府中央盘膝坐了下来。

他没有去治疗自己胸口上的伤势,这么点小伤,在混沌之体的自愈能力之下,根本就无需他刻意的去疗伤便能恢复。

“我的元神在融入了一道混沌之力后,不仅感知力大大增强,对天都规则的感应更为清晰,并且就连我控制的光明圣力,似乎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威力好强增强了不少。”

“此外,我对光明圣力那近乎于出神入化的运用,也不尽是因为我元神强大导致了,我总感觉,这似乎与我的元神异变,也有着脱不开的关系。”洞府内,剑尘将自己在擂台上与文成大战的点点滴滴一一回忆,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他的元神在融入了一丝真正的混沌之力后,究竟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又给他带来了些什么样的特殊能力,甚至是会不会留下什么隐患之类的,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完全弄清楚。

而紫青剑灵,自双剑合璧之后,也是齐齐陷入了沉睡中,怎么也唤不醒,因此剑尘想要询问紫青剑灵的念头也只有落空了。

三天后,剑尘走出了洞府,沐浴着朝霞来到了飞云峰之巅,见到了长期在这里闭关的韩信。

韩信的脸色依旧带着些许苍白,很显然,他受的伤并不轻,以他光明神王的实力,经过这几日的疗伤,都没有尽数康复。

“长阳,你当日在擂台上与文成的战斗,为师都看得清清楚楚,你对光明圣力的掌控与运用,令为师都大为惊叹。除此之外

混沌剑神  第两千两百四十八章 心生恨意

,为师也看出了你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想必你在加入光明圣殿之前,一定是经历过不少的生死磨砺,能有你这样出色的学生,为师甚是欣慰......”韩信的态度非常的和蔼,他先是对着剑尘狠狠的夸奖了番,然后又传授了剑尘一些更加高级的光明神术。

最后,韩信更是耗费心力,亲自为剑尘演化圣战法则,指望眼前这位弟子,能够早一些成为一名圣战天师。

剑尘闭上了眼睛,开始认真的感悟韩信演化的圣战法则。虽说他已经领悟了圣战法则,早已经成为了一名圣战天师,但他对圣战法则的感悟,依旧还停留在初期阶段。

而韩信的圣战法则感悟,则是已经迈入了神王之境。因此,韩信演化的圣战法则,对已经成为了一名圣战天师的剑尘来说,依然有着不小的帮助。

数个时辰之后,剑尘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见韩信早已经停止了对圣战法则的演化,正盘膝坐在剑尘对面,双目炯炯的望着他,那目光中,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期望。

“长阳,你感悟的如何?”韩信开口。

“略有所获。”

韩信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要想成为一名圣战天师,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长阳,好好修炼,为师希望你能在二色光明圣师的境界时,成为一名圣战天师。”

“老师,若是在一色元丹就成为圣战天师呢?”剑尘问道。

“一色元丹就想成为圣战天师?哈哈哈......”听闻此言,韩信哑然失笑,手指点了点剑尘,道:“长阳,你在想什么?你以为圣战法则是那么好领悟的吗?为师让你在两色元丹时成为圣战天师,这已经是为师对你抱有着一种极高极高的期望了,至于一色元丹就成为圣战天师,此事,你还是想都不要去想了。”

“一色元丹就领悟圣战法则,真有这么难吗?”剑尘道。

“何止是难啊,长阳,你可知我们光明圣殿中,究竟有多长时间没有出现一色元丹就成为圣战天师的绝世天才了?”不等剑尘说话,韩信便主动解答:“为师告诉你吧,已经足足有一百多万年了。”

“我们光明圣殿每年都会招收不少弟子,一百万年的时间,招收的弟子更是不知有多少,当中甚至会出现不少天赋如妖的天纵之姿,可如此多的天才之中,都没有诞生出一位能够在一色元丹修为就感悟圣战法则的弟子。现在你可知晓要想在一色元丹就成为圣战天师,是一件多么艰难之事?”

“弟子受教了。”剑尘对着韩信抱拳道。

韩信长吁了口气,目光炯炯的盯着剑尘,严肃的说道:“不过,你若真的能在一色元丹修为就领悟圣战法则,成为一名圣战天师的话,那你将立即被立位这一届的圣子,根本就无需参与圣子选拔,成为光明圣殿内举足轻重的人物,未来千年内,受到光明圣殿不遗余力的栽培。”

“即便是新的圣子已立,也能够凭着以一色元丹成为圣战天师的潜质,成为与圣子同等地位的人物,甚至是超越圣子。所享受的资源,即便是比起圣子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长阳,虽说一色元丹就成为圣战天师极为的艰难,可你倘若能做到的话,那就尽力去做吧。”

信阳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信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信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信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信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