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埃及神主 第五百五十九章 星空牧人和亡灵进化

发布时间:2020-01-16 17:49:39

埃及神主 第五百五十九章 星空牧人和亡灵进化

在塞伯坦扫描呈现出来的影像画面里,闪烁着一团庞大无比的光芒,并不十分明亮,就像是一团光芒组成的浓雾,边缘在不规则的律动,看起来极为奇特。请大家看最全!

这东西的外形椭圆,按照塞伯坦扫描出来的大小,竟有十数万里之巨。

如此磅礴的东西,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星辰的直径。

它就那么漂浮在太空中,可以想象其视觉冲击力该是怎样的震撼。

“我们五方域的星际冒险者,都会必备一部《宇宙奇物大全》,其中记载着千百万种宇宙奇物,我日夕翻阅这类书籍,可以肯定其中没有能对应此物的记载,也就是说,这东西超出了我们五方域修者的认知。”

“这到底是什么?”

塞伯坦的两位驾驶者,也就是神族的维农和利维坦,也在旁观塞伯坦显示出来的影像,相继开口,参与到了议论中。

神族生命的天性就酷爱在宇宙中四处游猎探险,所以对宇宙中的异奇之物最是了解,连他们也辨识不出的东西,更证明了它的少见奇异。

维农想了想又道:“可以肯定的是,这东西虽然看起来像一团光雾,但绝不是宇宙自然形成的,而更像是一种伪装,光雾内应该别有天地。”

钟十三猜测道:“宇宙中的文明多不可数,有没有可能是某种文明的产物?”

维农摇头道:“这东西气机凶戾、混乱、不像是文明产物,我觉得它更像一个活物!”

众人将目光转向方邃,等待他的决定,是靠近查看,还是规避此物,选择离开。

方邃眸子微眯,正要说话,突然听到一个意外的声音在神念中响起,却是近段时间颇为安静,始终被囚禁在金经书页空间内的二狗子。

这货兴匆匆道:“主子。我得自众母势力的传承记忆里,有关于这东西的记忆,它很可能是宇宙游牧民族——托尔特克族的星空**墓**。”

这货找到了用武之地般,不用方邃发问。便滔滔不绝的道:

“托尔特克族是个能在太空中放牧的民族,人数不多,但每个人都有驱策兽群横行太空的本事,强大至极。他们存在时,各方势力都不愿招惹。只不过这个种族后来莫名消逝了,像是遭受了某种种族毁灭的大灾难。

这个种族的特点,是对宇宙的探索极为深入详细,一代代传承,足迹几乎踏遍了宇宙中的每个角落,若是真有人能知道宇宙的边缘在哪里,那就非托尔特克族莫属。

而且他们还有个特点,就是会在死后的葬身之地,留下他们曾经勘探过的宇宙星图,作为传承。

这是很珍贵的东西了。星图上记载着该族之人生前行走宇宙的过程中,发现的奇妙之物的坐标位置······历史上就有宇宙冒险者,因为发现了托尔特克人的墓**,得到星图坐标,从而找到了上面记载的能量晶矿,一夜巨富的事情。”

方邃唔了一声,道:“托尔特克族的星空‘**’墓**,是什么意思?”

二狗子一脸献媚的道:“回主子的话,托尔特克是个古怪的种族,他们生前善于驱策兽群。死后却会将自己的尸体,奉献给曾经驱策过的兽类吃掉,美其名曰将力量还给天地宇宙,大概就和有些种族死后选择天葬。让雄鹰或是饿狼来吃掉自己的尸体是一个道理。嘿,以小的看来,这就是缺心眼啊。”

又道:“托尔特克族的星空**墓**,指的是吞掉了死去的托尔特克人尸体的那头兽类;它吞掉托尔特克族人的尸体后,就会受到某种契约的束缚,从此承载着吞入腹中的托尔特克人。在星空中亘古漂流,也就等于是成为了一座移动的墓**。

这头兽类永生永世也不得双足着地,会一直在太空里漂泊,所以被称为星空**墓**。”

方邃道:“你确定现在塞伯坦扫描到的东西是活的?”

二狗子道:“现在是不是活物我不确定,也许在宇宙中漂泊的太久,已经死了也说不定。”

方邃好奇道:“你可知道所谓的**墓**,也就是塞伯坦扫描到的光雾里是什么生物?居然有这么大的体型,超过十数万里之巨?”

二狗子一脸奴才相的回应道:“宇宙中的奇异生命数之不尽,传说中还有一条触须就能贯穿无数星系的太古祖龙这种庞大存在哩,相比之下十几万里的大小,根本不算个事。

主子,咱们去看看吧,若是运气好,真能得到托尔特克族人留下的星图,说不定能发现某些宇宙之秘······最重要的是按照我的记忆,似乎托尔特克族人的毁灭,和众母势力大有关系。据说托尔特克族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神祇守墓人!

他们的种族,掌握着葬在这一方宇宙里的许多神祇的葬地位置。

众母势力似乎是为了抢夺他们掌握的神祇葬地的坐标位置,才导致托尔特克族的毁灭。”

方邃一听便明白过来,众母势力确是始终都在搜集宇宙中存在的强者尸骸,用以复活,好为己所用。这是众母势力麾下除了暗长老议会外,另一支从没浮到水面之上的神秘势力,进行了漫长岁月的一项图谋,生命之母就是这支力量探寻宇宙的触手,在宇宙中四处游曳,寻找着曾经强大,而今陨落的强者的尸骸,利用某种密不可测的秘术,逆改轮回,复活已经死去的强者尸骸。

现今追随在方邃身边,贴身保护他的乾荒,就是从一具尸体,被复活过来,活出了第二世的人。

方邃和二狗子的对话说来繁琐,实则都是在念头中一闪而过,迅速以极。

既然可能是遇上了众母势力也感兴趣的托尔特克族人的**墓**,方邃自然不介意插上一手。

当即决定道:“我们靠过去瞧瞧。”

方邃身边的这些人,都是胆大包天的货色,虽然感觉到那画面中的异物气机凶戾,但没有一人心生畏惧,听到方邃命令塞伯坦靠过去,人人精神一振。

此时塞伯坦轻松破开虚空壁障,一闪穿入反虚空中消失。

等到塞伯坦再次出现。已经在瞬间跨越了无尽距离,来到那疑似托尔特克族人**墓地的异物数万里开外。

在这个距离再向那东西看去,它就变得更为清晰起来,但是视线仍然无法穿过表面的光雾。看到内里的虚实。

方邃的神念里,二狗子兴致勃勃的道:“主子,你只要攻击那玩意,它表面的光雾就会消失,露出真容?”

方邃点头道:“东山。你的魔法能力善于远攻,这个距离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

过东山的魔法吟诵声随之响起。

过东山施展魔法,多数时间都是瞬发,只在催动大威力魔法时,才会吟诵咒文。

而他的咒文吟诵非常有特点,每个音节吐出,听起来是一个音节,其实拆分开来,每个音节都包含着至少十余个字音。

也就是说,过东山每吟诵出一个音节。实际上都是由十余个字音所组成。

他以这种独特的魔法密语方式吟诵出来的咒语,大幅减弱了魔法师施展魔法,必须吟唱咒语,战斗速度偏慢的弱点。过东山的魔法吟诵速度,比寻常法师快了十数倍还不止。

他口中吐出来的每个音节听起来都古怪至极,会在虚空中凝聚不散。

他只吐出三四个音节,然而虚空中的每个音节却像是在层层解锁般,每个音节都化成繁琐的重音,凭空扩散开去,绵绵不歇。

在旁人听起来。此时的过东山仅仅脱口吐出“鸦!”“卢!”“赫!”三个古怪音节,而实际上他已经吟诵出了一段完整的魔法咒语。

下一刻,但见塞伯坦舷窗外的虚空遥远处,展现出绚烂的魔法光潮。

那疑似托尔特克族人**墓**所在的位置上方。空间壁障轰然破碎,出现一个直径万里的巨大黑洞,从黑洞中轰隆隆的滚出一颗大石头,威势惊人地往那光雾砸去。

塞伯坦内,乌彦博一脸惊佩地看向过东山道:“哥,你这是传说中的禁咒魔法。大星辰挪移术啊,太残暴了,搬运星辰来砸东西。哥,我其实对学习魔法兴趣挺浓的,你看看我资质怎么样,要不你教教我呗?”

赵天昼插话道:“你往后排,我的看家本领是神言术,和魔法咒语有相通之处,要学也是我先学,哥,要不你还是先教我,我一直都很崇拜你······”

这俩活宝话音未落,遥远的星空距离以外,那笼罩着光雾的东西,在被过东山的大星辰搬运术砸击后,光雾如潮,四散崩碎。它发生了奇异的变化,表面的光雾迅速减弱,露出了真容!

“咦!这家伙长得这么怪,闻所未闻啊······”

塞伯坦内的人一旦看清了那露出真容的东西的形态,顿时各个心生惊异。

······

死寂黑暗的冥域世界——地肺深渊的死亡之岛上,一场战争接近了尾声。

白骨无数的大地上一片狼藉,沟壑密布,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味道,无数的白骨断裂破碎······对战双方分别有超过万数的亡灵,在刚才的战争中消逝成了尘埃,失去了任何存在的痕迹。

地面上,一条长达千丈的狰狞骨龙,头颅中幽紫色的灵魂之火,正在迅速虚弱,几乎熄灭。

它发出了充满不甘的咆哮。

它的头颅上蹲伏着另一头双头四翅的幽暗骨龙,那是阿努比斯的坐骑,此时正以胜利者的姿态,吸收着庞大骨龙的紫色魂火!

“不!这处冥域位面虽然不完整,我的力量无法冲破七阶壁垒,但我阿尔斯特拉仍是这里最至高无上的存在······阿努比斯你依仗死军,以数量上的优势打败我,我不服······啊······”

双头骨龙已经开始吸收魂火,骨龙阿尔斯特拉生出灵魂层面的颤栗,它很快就选择了屈服:“等等,阿努比斯,你快让我头上这贪婪地家伙滚开,我愿意献上忠诚!被您驱策,请您接收我的效忠······”

狗头威狞,一身伤痕,墨色的血液流淌不止的阿努比斯,伫立在累累白骨之上,身穿死亡金甲,将目光望向已然距离不远的死亡之岛核心方向,淡淡道:“晚了!”

喀嚓!

骨龙阿尔斯特拉,头骨破裂,魂火被阿努比斯的双头龙骑一口吞没。

下一刻,双头骨龙的魂火沸腾起来,它出现了亡灵独有的进化。

同时间,阿努比斯的力量也受到推助,开始缓慢增长······

ps:阅读愉快~~求票,求票~请各位好汉出手相助,谢谢!未完待续。

嘉兴市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武警上海市总队口腔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南宁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扬州治白癜风疗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