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赌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8:43

老黄与我既是朋友,同时又是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我俩谁都不服气谁,一直相互暗中较劲,表面上看起来却十分客气。

那天,他请我在东门外的一小餐馆喝酒。我俩当时都喝高了,红脖子涨脸的,头晕晕乎乎的。正对吹着,从雅间走出一位漂亮的姑娘。她天生一副白脸蛋,一双勾魂眼,有着令人羡慕的柳丝身段,丝瓜般的细腰,走起路扭扭捏捏的,看起来有一种惊艳的美。丰腴的 ,像两个软馒头搁在那里,走起路来抖动,好像流淌的泉水滑来滑去。我邪恶的双眼盯着她的胸脯,涎水直流。望着那女孩远去的背影,我久久不愿移走目光。

老黄看着我,眼睛眯成一条线,激我说:“你敢和我打个赌吗?”对于老黄的挑衅,我自然不服气。我将袖子一捋,不甘示弱地说:“你说,打什么赌?”老黄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烟吐出,蓝色的青烟袅袅地升到了空中。他用食指夹着剩下的少一半烟头问我:“你有没有胆量和我赌人呢?”

赌人,这可倒很新鲜事,我闻所未闻,我只知道赌钱赌物是司空见惯的。我以为老黄是和我开玩笑,就哼了一声,算是我对他十分不满。老黄用犀利的目光打量着我,似乎要说:“你老了,太没出息了!”

他挤眉弄眼,非常轻蔑地看着我说:“你若把刚才那位女孩追到手,我给你两万元。”我不由问道:“可我不知道她是谁呀?”“他就是我远方的表妹林娜,吴村小学的语文老师。”他大声回到道。

我不相信老黄说的话是真的,就问他:“我要是真把那女娃抓到手,你不给我两万元怎么办?”老黄赌咒发誓说:“谁说话不算数,立马就把谁碰死,咱俩立字为据。”说完,他就喊来服务员,要了字和笔。于是,我俩就立了赌人的文书。

就冲这张文书,我托教育局我的同学 帮忙牵线,约林娜。这样,我和林娜算是有了第一次约会,她对我的初次印象还算不错。干脆趁热打铁,为了那两万元,我不得不厚着脸皮拼命追求林娜。我常陪林娜逛商场、下馆子、去KTV唱歌。只要是她喜欢的,我一掷千金,连眼皮也不眨。

经过一段时间接触后,我估计火候差不多了,就使出了我的看家本领,给林娜下跪,泪汪汪地求她:“如果今天你不答应我,我就长跪不起,直到你答应为止。”林娜似乎被我的诚心感动了,眼里充盈着热泪,傻笑着说:“看看你多大了,做事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她扶我起来,紧紧地拥抱着我。我最后没费多大力气,将林娜追到手,并与她领了结婚证。

我领着林娜去见老黄。老黄也真够哥们,果没有食言,立即从抽屉取出两万元递给了我,并说:“你们的婚礼我忙得顾不上参加,这两万元权当是行的礼。”我心里觉得美滋滋的,打着灯笼在哪能找这样好的事,白白捡了两万元。

结婚后,我渐渐发现林娜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她牢牢地把持住家中的财政大权不说,连我生意场上的每一项收支都掌控着。

我想和老黄再打一次赌,看谁能接到一个百万元的订单,将装潢材料供应给县里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寰球房地产开发公司。林娜手指往我额头一弹,冷笑道:“实话告诉你,我就是老黄的情人。当初,为了能在生意场上打败你,才不得不出此下策。现在,你已经被我和老黄控制了。今个你就是把你所有的本事使完,都掀不起什么风浪!”

啊,原来是这样!我听了哭笑不是。我本以为自己和老黄打赌赢了两万元,没想到自个输得一塌糊涂,连自己都赔进去了……

共 129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商场如战场,硝烟弥漫,你死我活,都在拼搏,连下九流的手段都使了出来,想想,能不输吗! 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10-15 14:48:14 期盼您的新作!

2 楼 文友: 2014-10-15 19: 8:28 呵呵,老师写的真不错,文虽短,却意义深刻!

沧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西藏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无锡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沧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拉萨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